口瓜

mogegegege^p^
二院待久了的沈院长。痴傻成疯。误入莫怪。

既然法鲨要演莎剧里最惊悚的麦克白了,那我就顺手八一八各个文学作品中的恐怖场景

gianggiang:

高尔基的《童年》确实是……童年阴影……

pudding1740:

陀爷哪部书里没有西斯空寂的场景……要么是直接描述的要么是人物讲的……突然想到哈代,他的书里也弥漫着一股阴森森的味儿……啧,好多呢。

晚星:

警告:有剧透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希腊: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1.荷马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所有的杀人场景都是“脑浆迸(beng)在头盔里”,“矛尖戳进牙床”,“肠子流了出来,他痛苦地倒在自己的血泊里”这样的风格。此为武戏。文戏则有对话如下: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“来吧,朋友,你也得死。何必怨声载道?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就连帕特洛克罗斯也死了,一个比你好上太多的人。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这是阿喀琉斯安慰一个快被做掉的特洛伊王子时说的。安慰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……荷马你这万恶之源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2.埃斯库罗斯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古希腊悲剧里的暴力都在场下,但是读者可以脑。比如俄瑞斯忒斯弑母,比如普罗米修斯的肠子流出来再长回去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……和肠子多大仇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3.索福克勒斯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杀父娶母的俄狄浦斯,从自杀的母亲的衣物上取下别针,刺瞎了双眼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他和他妈生的两个儿子杀死了对方。他和他妈生的女儿为了安葬兄弟而被活埋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4.欧里庇得斯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美狄亚杀了亲弟弟和亲儿子。海格力斯发狂杀了妻儿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……和儿子多大仇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罗马/意大利: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1.维吉尔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埃涅阿斯的地府之行。天后朱诺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2.但丁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地狱篇》和《炼狱篇》全文。但丁冥府中的肉刑比荷马维吉尔加起来都更有“创意”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P.S.如果读者不信天主教的上帝,或者没法在阅读时说服自己暂时信一下,那么《天堂篇》也很“恐怖”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英国: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1.莎士比亚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哈姆雷特》:哈姆雷特在墓地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奥赛罗》:艾古的独白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李尔王》:李尔王在旷野。这剧典型地混合怜悯与恐惧。此后的莎剧基本恐惧大于怜悯,甚至不引起怜悯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麦克白》: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麦克白夫人向麦克白涂唾沫卖安利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麦克白夫妇月黑风高杀人夜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麦克白看见班柯幽灵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麦克白夫人夜游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麦克白夫人在场下扑街后麦克白的独白。(这大概是全剧唯一能勉强同时激起恐惧和怜悯的时刻。)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……总之《麦克白》全程高能。希望法鲨和玛丽昂能演好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科里奥兰纳斯》: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男主他妈伏伦米亚。她每次登场都能让我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2.弥尔顿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失乐园》第四卷里的撒旦独白,……虽然换个角度看只是一头小公举在傲娇而已。开启了中二病男主的恶劣传统(并不),是拜伦亚种的原型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3.康拉德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黑暗之心》。双男主,讲述叙述者马洛千里迢迢追求吴克猛男库尔兹的爱情故事(误)。慢热的中篇小说,读到结尾时冷到骨里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4.奥威尔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动物庄园》:“他们从人看向猪,又从猪看向人,已经分不出哪些是猪、哪些是人了。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1984》:“他战胜了自己。他热爱老大哥。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法国: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1.福楼拜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包法利夫人之死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情感教育》:“这就是我们一生的良辰美景了!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2.加谬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局外人》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3.萨特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恶心》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德语(懒得分德奥捷克)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1.卡夫卡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这人写过哪怕一行不让人细思恐极的字吗?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……其他人在卡夫卡面前只是压抑,而非恐怖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俄国: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1.陀思妥耶夫斯基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死屋手记》中对于虐待狂的描写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罪与罚》: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拉斯科尔尼科夫的噩梦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拉斯科尔尼科夫谋杀老太婆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拉斯科尔尼科夫恐吓佐西莫夫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拉斯科尔尼科夫与斯维德里加依洛夫的对话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斯维德里加依洛夫自杀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白痴》: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伊波利特描述霍尔拜因的《死去的基督》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伊波利特关于爬虫的噩梦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娜斯塔霞·菲利波芙娜之死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群魔》: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“从无限的自由开始,以无限的专制告终。”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彼得·斯捷潘诺维奇与斯塔夫罗金的对话。和之前逗逼革命家的聚会形成鲜明对比,笑容还僵在脸上,心已经凉了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基里洛夫之死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斯塔夫罗金的忏悔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斯塔夫罗金之死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陀思妥耶夫斯基写《群魔》时不知什么心态,该小说是他笑料最多的,同时也是剧情最黑暗的。后三个场景简直是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: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反叛&《宗教大法官的传说》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伊万走访斯麦尔佳科夫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伊万与魔鬼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2.托尔斯泰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克鲁采奏鸣曲》:直男癌的恐怖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伊万·伊利奇之死》:和包法利夫人之死可以搭配食用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3.契诃夫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第六病室》:总比《动物庄园》可爱一些吧?……大概?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4.高尔基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《童年》:儿童不宜,超级儿童不宜(而且政治不正确),原来穷逼才是最恐怖的。自干五勿入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5.随便哪本诚实的苏联史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都挺恐怖的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总而言之,大方向就是由外致内的恐怖啦( ̄∇ ̄)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附上阿喀琉斯的全段台词: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“来吧,朋友,你也得死。何必怨声载道?
 就连帕特罗克洛斯也死了,一个比你好上太多的人。
 你看看我,——你可看见我是多么英勇强壮?生下我的母亲
 是一位不朽的女神。即使如此,在某个晨曦或午后或黄昏
 死亡和强有力的命运亦会将我击倒,
 也许是投出的一把标枪
 或是从弓上射出的致命的箭。”

评论

热度(765)

  1. 饕餮之城俗人晚星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夜长梦多
  2. 俗人晚星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马个以后慢慢看